北美高校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的實踐研究與啟示

作者:未知

西甲积分榜 www.llkxvd.tw   天津市教委科研計劃項目“供給側改革驅動高校圖書館學科服務轉型范式及其評估指標監測機制研究”(編號:2018SK149),中央高?;究蒲幸滴穹炎手钅俊扒度朧窖Э品褡蠔獻魘窖Э品竦南腫從攵圓哐芯俊保ū嗪牛?122018T006)的研究成果之一。
   摘要 近年來,愈來愈多的北美高校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禨PEC Kit 360:學習分析》是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在對其成員館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調查的基礎上發布的報告,內容涉及成員館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涵蓋的數據收集、數據存儲、數據共享、數據?;?、隱私政策、日常程序及培訓、參與學習分析合作等方面,分析此報告,能夠深入了解北美高校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的現狀,對我國高校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實踐具有研究價值和借鑒意義。
  關鍵詞 高校圖書館 學習分析 研究圖書館協會 北美
  分類號 G258.6
  DOI 10.16603/j.issn1002-1027.2020.01.009
  1 引言
  近年來,圍繞“圖書館價值(Library Value)”和“圖書館影響(Library Impact)”[1-2]的學術研究在圖書館界掀起了風潮,在此大背景下,北美高校愈加關注圖書館的使用(例如,資源、服務、空間等)與學生學習和學業成績間的關系對“圖書館價值”和“圖書館影響”的直接作用和關鍵性意義,進而引發了愈來愈多的北美高校圖書館建立或參與學習分析(Learning Analytics,LA)[3-4]項目或計劃。
  作為一項大數據實踐,LA的定義是對學生和其他相關數據進行測量、收集、分析,以達到理解和優化學習及其環境的目的[5]。通過參與學習分析,圖書館和其所在機構能夠更加準確地描述、判斷、預測影響或抑制學生學習的因素,并制定干預措施。為了更好地了解學生的學習行為,也為了更加充分地發揮學習分析的作用,北美高校圖書館及其所在機構在學生入學前就已經開始收集學生學習數據,分析學生數據及其在信息系統中留下的數字痕跡來參與或開展學習分析項目[6]。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ARL)[7]在獲得其高校成員館參與學習分析的調查反饋后,于 2018年9月發布《SPEC Kit 360 :學習分析》[8]報告,對高校圖書館如何規劃、采用和參與學習分析計劃,使用什么機制來維護數據安全和隱私,在參與學習分析時遇到了哪些倫理問題,如何判斷和解決這些問題等進行了詳細的說明。了解和分析此報告,對于思考當前我國圖書館開展學習分析以及相關政策制定具有借鑒意義。
  2 《SPEC Kit 360 :學習分析》報告特點分析
  2.1 自愿參與、共同發展
  ALA調查于2018年4月30日至6月15日進行。125個ARL圖書館中,有53個回復調查,回復率為42%。調查強調成員館自愿參與,通過分享與公開數據,實現館際交流與共同發展。調查報告的結論與任何形式的考核或評估無關,主要為相關圖書館的服務改進與效能提升提供參考依據。
  2.2 內容翔實、真實有效
  報告共計159頁,包含調查結果、代表性文件、精選資源三大部分,內容全面翔實,全文可在線閱讀、下載或共享。其中,調查結果部分包含摘要、調查問題及回復機構等相關內容;代表性文件包括杜克大學圖書館等24個圖書館和高?;溝囊繳?、隱私政策及數據安全政策三個方面的鏈接、截圖、介紹及相關案例;精選資源包括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相關的書籍、報告、期刊、文章和政府信息、數據處理政策、隱私聲明和政策、機構隱私?;ど昵?、培訓名稱及相關鏈接等。
  2.3 支持實踐、價值顯著
  這項關于學習分析的規范調查是由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圖書館的評估館員安德魯·阿舍(Andrew Asher)、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信息學院的副教授多蘿西婭·薩羅(Dorothea Salo)等多所機構的專家共同設計的?!禨PEC Kit 360:學習分析》從ARL成員館收集參與學習分析的計劃、實踐和政策,并將調查結果和從ARL成員館獲得的相關文檔相結合,指導圖書館應對開展學習分析面臨的挑戰。這對于當前圖書館更好地了解學生行為,提升學習分析能力,應對學業壓力以及現代科技環境帶來的巨大挑戰,具有實踐指導意義。
  3 ARL成員館參與學習分析計劃的調研剖析
  3.1 參與計劃的成員圖書館數量
  在53個反饋館中,有 43 個圖書館參與了學習分析的項目或計劃,占比81%,并且,其中近四分之三的受訪圖書館表示,他們有部分員工被專門分配到這類項目中,表明學習分析計劃得到了一定的普及,研究型圖書館及其管理層充分認識到了學習分析支持的重要性。
  未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或者沒有做出回復的成員館,主要有以下幾種情況:(1)開發學習分析的能力欠缺;(2)已經試行了幾個與圖書館使用和用戶統計有關的項目,但還沒有形成完善的指標支持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3)并未啟動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這些圖書館或機構雖然沒有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但是普遍對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與涉及。
  對受訪 ARL 成員館的進一步調查發現,有29家圖書館設有專門負責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的辦公室,主要以機構研究辦公室、教學與學習研究所(TILT)、機構規劃與研究辦公室(OIPR)、學術與學生事務部(DASA)、遠程教育與學習技術應用(DELTA)等形式存在。并且,受訪圖書館表示來自上級主管部門的倡議或要求,對于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會產生一定的影響,其所在機構的各個部門之間的共同協作也會對參與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發揮一定的作用。
  3.2 計劃或項目收集的用戶數據   針對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相關數據,ARL學習分析調查者設置了“圖書館為其學習分析活動收集了哪些用戶數據以及該數據是否包含標識符(名稱、學號、所屬部門等用戶身份識別符號)”的問題,共有46個受訪成員館回答了此問題。用戶數據的收集內容非常多元,涉及圖書館活動的方方面面。除1個受訪館沒有明確表明數據收集人員外,其余45個成員館由圖書館館員或技術支持人員進行數據收集。通過各個反饋成員館的說明可知:已經有10家以上的圖書館表示對館際互借請求、實物流通統計、研究咨詢、課程一體化考勤、電子資源使用、圖書館計算機登錄、單一入口登錄門戶等學習分析相關的用戶數據內容設置了數據標識符,除館際互借請求數據的反饋館(37個)中包含標識符數據的成員館(21個)占多數以外,收集的數據內容不帶有個人標識符的圖書館占大多數。此外,從ARL成員館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收集的用戶相關數據的內容分析可以得出,學習分析能夠為學生的學習成果預測、教師的教學干預、學習的個性化服務提供支持,從而挖掘出教育現象背后隱藏的信息或規律。但就當前學習分析的應用來看,多集中在研究領域,實踐應用與推廣仍不理想。
  3.3 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相關數據存儲
  對于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相關數據,院校多使用數據倉庫或一組中央數據庫來聚合和存儲數據。51個反饋館中41個均表示,這類數據由數據分析辦公室、信息技術辦公室、機構研究辦公室等相關部門負責管理存儲,存儲位置是中央數據倉庫。其中近2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將數據存儲在中央數據倉庫的一個獨立的學習分析庫中。
  其他反饋館學習分析數據相關存儲有以下幾種情況:(1)普通學生學習數據(年齡、性別、學籍、學分等)存儲在數據分析辦公室負責的中央數據倉庫中,除此以外,其他部門可以建立自己獨立的學生相關評估項目(如科學實驗參與發展、身心健康發展),單獨收集儲存相關數據用以研究;(2)所在機構目前已經有數據管理政策,但是更多地是為圖書館外部的研究人員和主要調查人員分析研究所使用,因此ARL成員館正在就制定適用于本館的學習數據的操作和分析的數據管理計劃進行討論;(3)數據隱私是目前圖書館學習數據操作與分析亟待解決的問題。由此看出,雖然在學習分析數據存儲上存在一定的阻礙,可能面臨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這些成員館依然積極推動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3.4 圖書館與所在機構學習分析數據共享
  就圖書館與所在機構數據共享問題而言,52個反饋館中,超過55%的圖書館均認為圖書館對于所在機構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來說很重要,超過82%的圖書館認為參與學習分析計劃或項目對于圖書館管理很重要,26個成員館表示與校園內的其他部門或中央倉庫共享數據。此外,有11個受訪成員館表示,他們計劃在未來6—12個月內完成與校園內的其他部門或中央倉庫的數據共享,并且提供含有標識符的用戶數據,這主要體現在研究咨詢、研討會出席、課程一體化考勤等與學習相關的數據上。但是盡管如此,仍然有10余個成員館沒有實際的數據共享情況,一方面有的圖書館認為需要共享的數據很少,沒有必要,更重要的一方面,可能與共享數據需要更多的預算資金支持有關。
  此外,在反饋館的進一步調查中發現,有的圖書館雖然與所在機構共享數據,但并沒有向所在機構提供數據涉及的所有內容。例如,圖書館向學校各學院提供參考咨詢使用情況數據,只包含該學院相關學科的參考咨詢的內容、頻次、人員種類、所在年級等數據,其他學院相關數據可能不提供;或圖書館向學校其他部門提供研討會數據時,只提供該部門相關數據,涉及其他部門則不提供。這主要可能是由于涉及隱私問題、保密問題、資源問題,或者標識符缺乏、無法收集適當的數據或者無法提供所需格式的數據。
  3.5 學習分析相關的數據?;?
  在適用于圖書館的學習分析的數據?;ご朧┲?,40個ARL成員館反饋,在學習分析項目中最常見的數據?;ご朧┌ㄏ拗圃憊し夢試際?、刪除直接標識符、限制數據收集范圍以及數據存儲的技術安全?;さ?。少數ARL館在傳輸過程中也實施數據?;?,刪除數據或限制保留,但不會將其視為必要的數據?;げ唄?。
  對反饋成員館的進一步調查顯示,只有16個受訪館回答了匿名化數據?;ぜ際醯南喙匚侍?。其中一部分圖書館依賴機構研究辦公室來消除學習數據的識別信息,其他館則描述了一些基本的消除識別信息的方法,如刪除學生ID號和名稱以及屏蔽標識符等,但這些做法并不等同于完全匿名化。只有兩個圖書館擁有學習分析數據管理?;ぜ蘋?。一些圖書館表示,他們打算制定數據?;す芾砑蘋?,但幾乎沒有跡象表明這些圖書館是否要采用這些計劃,數據?;な且桓雎ざ櫳戀墓?。
  3.6 學習分析相關的隱私政策
  這項調查的一個重點內容是與圖書館學習分析相關的隱私政策,以及圖書館是如何實施這些政策的。50個反饋館中,45個受訪館(90%)表示他們所在的機構有隱私政策,但其中只有31個成員館有單獨的圖書館隱私政策。這些圖書館的隱私政策大多與大學政策以及美國圖書館協會的道德規范有關。
  不到一半的成員館的隱私政策會提到法律服務條款,例如,2001年《美國愛國者法案》(USA PATRIOT Act)、1974年《家庭教育權利和隱私法案》(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FERPA)或其他文件。但是這些反饋館對其隱私政策普遍缺乏審查和修訂。一些受訪館甚至表示,其隱私政策的更新是“按需”或“定期”進行的,沒有進一步的詳細說明。只有一個受訪成員館表示,根據自己的學習分析項目,創建了“負責任地使用圖書館數據”的聲明。18個向學生介紹學習分析計劃的成員館中,有11個成員館表示,在其學習分析計劃中,并沒有建立任何機制讓學生可以自主選擇加入或退出,也沒有任何不參與選擇的形式存在。學生因為參與學習分析導致個人隱私遭受侵犯,會使其知識行為變得消極,也會因此減少對圖書館及館員的信任[9]。   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圖書館和喬治敦大學圖書館隱私聲明均致力于?;ね際楣縈沒У囊?,承諾以保密方式維護所有資料。作為學習分析數據收集的一種有效手段,學生監視系統近年來發展迅速 [10]。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圖書館和弗吉尼亞大學隱私政策指出,圖書館或所在機構參與學習分析,對學生數據的收集內容及種類的強烈需求,不僅有可能限制學生的“知識自由”[11-12],也可能會波及電子資源供應商與大學機構及圖書館之間的知識產權問題[13-14]。圖書館及所在機構必須面對并極力解決學生與已購電子資源之間因數據交互產生的問題,即用戶隱私與電子資源供應商之間的平衡問題。隨之發展而來的,電子資源供應商以及其他藉由學生數據獲利的相關單位,也會面臨知識產權中的商業機密問題。如何在參與學習分析過程中,提高學生數據分析的優勢,扭轉北美高校圖書館及機構與電子資源供應商之間的“浮士德交易” 局面,即高校圖書館獲取所需電子資源,要以一定程度地泄露學生隱私和挑戰館員職業道德為條件,是相當有挑戰的一件事情。
  由此可見,隱私問題一直備受學習分析領域的關注,也是師生最關心的問題之一。所有機構的學習分析政策都應特別注意學生隱私的?;?,數據收集必須獲得學生的知情同意,數據改變和更新也需要再次獲取學生同意。在學習分析過程中,為避免利益沖突,政策制定者應找到可信任的學習分析研究途徑,?;び沒б?,保持雙方之間的平衡。
  3.7 學習分析的日常程序及培訓
  除數據處理(存儲、共享、?;さ齲┖鴕降淖芴逭咄?,調查還試圖了解圖書館員日常工作中學習分析計劃的相關指導或培訓,以幫助館員更加高效地收集數據并參與計劃。因此,針對“圖書館是否提供關于學習分析計劃指導信息的文檔或指南,專供內部員工使用”的問題,44個回復的成員館中,只有11個圖書館(四分之一)會提供內部員工使用的指導文件,其內容包括機構內部和外部舉辦的學習分析相關的培訓、學習分析計劃文檔,以及數據訪問級別(未經分析的數據、識別不出的數據等)的數據文檔指導。成員館中具體學習分析培訓類型比較豐富,內容多元。44個反饋學習分析項目或計劃培訓類型的ARL成員館中,圖書館工作人員一般會接受關于特定工具(軟件使用工具等)、機構審查委員會(IRB)和《家庭教育權利和隱私權法》(FERPA)方面的培訓。一些館還提供了數據可視化、安全性和數據處理(如數據清理)方面的培訓。但是,仍有7個受訪成員館(16%)表示,圖書館員沒有接受過學習分析項目的培訓。圖書館應該從存儲和運輸等技術?;?、加密、數據最小化、限制數據收集和保留時間、匿名策略等方面拓展實踐培訓。
  3.8 學習分析合作
  48個反饋的ARL成員館中18個圖書館(近40%)表示,他們與校園內的機構研究辦公室、信息技術、教務評估辦公室和本科生事務辦公室等部門合作參與學習分析活動。大多數受訪成員館表示,他們所在機構及其圖書館的學習分析項目尚處于初期階段,有興趣并且愿意無保留地參與收集和評估這些數據,并與校園內外單位或部門進行合作。已經開始的校內合作項目,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圖書館與該校合作的學生服務卓越計劃(Student Services Excellence Initiative,SSEI ),校外合作項目,如ARL 成員館與博物館與圖書館服務協會(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IMLS)等。將學習分析項目進行過程中產生的不利因素進行最小化處理,是學習分析計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因素。但是,這僅靠單一部門或單位是不夠的,需要各利益相關者了解相關法律和道德規范,合作操控相關技術,共同參與,通力協作。
  4 啟示與思考
  綜上所述,北美高校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的調查表明,ARL成員館對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非常感興趣,大多數受訪者都參與了他們圖書館內的某種學習分析活動,ARL 成員館學習分析數據收集等相關內容正在不斷被細化和闡明。隨著學習分析項目的開展,學習分析技術也隨著學習環境和學習內容逐漸變化,日趨復雜和多樣,同時也根據自身學習分析環境制定了相關的隱私政策?;び沒б?。ARL 成員館學習分析人員配置率較高,但很多人員并非專職,因此開展了豐富多樣的培訓。在圖書館參與學習分析計劃或者項目過程中,圖書館內部、圖書館與學校多個部門的合作是十分必要的。
  我國開始關注學習分析,始于2011年《地平線報告》,此后我國圖書館界對學習分析進行了積極探索,但至今,國內圖書館的學習分析研究還是以教育領域的理論研討為主,我國高校圖書館的學習分析環境與北美高校也存在差距,實踐研究上也有所不足。針對此現狀,我國應充分借鑒北美高校圖書館經驗,立足我國國情,大到國家,中到機構,小到個人,全方位關注學習分析,以2017年6月1日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作為法規依據,在學習分析中?;び沒б?。充分利用學習分析技術,從存儲技術?;?、加密、數據最小化、限制數據收集和保留時間、匿名策略等方面對館員進行培訓,廣泛引進人才,培養人才,結合運用互聯網思維,推進圖書館創新的同時把握好新的合作機遇,建立與政府機構或社會機構新型合作模式,將不同領域的資源滲透其中,注重共享、加強合作,抓住自身優勢,推進學習分析的發展。
  參考文獻
  1 Murray A, Ireland A. Provosts perceptions of academic library value and preferences for communication: a national study[J]. 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 2018(79): 336-356.
  2 Hubbard D E, Ladduaw S, Kitchens J, et al. Demonstrating library impact through acknowledgment: an examination of acknowledgments in theses and dissertations[J]. Journal of Academic Librarianship. 2018(44):404-411.   3 Gregory A. The academic library and student retention and graduation: an exploratory study[J].Libraries and the Academy,2015(15):3-8.
  4 Long P, Siemens G. Penetrating the fog: analytics in learning and education[J]. EDUCAUSE Review,2011(46):30.
  5 Siemens G. Learning analytics: envisioning a research discipline and a domain of practice[C].USA: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Learning Analytics and Knowledge,2012:4.
  6 Duderstadt J. Possible futures for the research library in the 21st century[J].Journal of Library Administration,2017(49):196-220.
  7 SPEC Kits [EB/OL].[2018-02-16]. https://publications.arl.org/.
  8 SPEC Kit 360: learning analysis [EB/OL].[2019-02-16]. https://publications.arl.org/Learning- Analytics-SPEC-Kit-360/.
  9 Kyle M L J, Dorothea S. Learning analytics and the academic library: professional ethics commitments at a crossroads[J].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2018,79(3): 304-323.
  10 Oakleaf M. The problems and promise of learning analytics for increasing and demonstrating library value and impact[J].Information and Learning Science,2018,119(1):
  16-24.
  11 Neil R. Intellectual Privacy [M].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5:13.
  12 Becky Y. Balancing privacy and strategic planning needs: a case study in de-identification of patron data[J]. Journal of Intellectual Freedom and Privacy,2017,2(1): 15-22.
  13 Alan R. Libraries, electronic resources, and privacy: the case for positive intellectual freedom[J]. Library Quarterly,2016(2):84.
  14 Alan R, Kyle M L J. Data analytics in higher education: key concerns and open questions[J]. University of St. Thomas Journal of Law and Public Policy,2017,11(1): 25-44.
  作者單位:中國民航大學圖書館,天津,300300
  收稿日期:2019年4月18日
  
 ?。ㄔ鶉偽嗉褐Ь輳?
  Study on Participating in Learning Analytics of University Libraries in North America
  —Thinking Based on ARL SPEC Kit 360: Learning Analytics
  Song Lingling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more and more university libraries in North America have participated in learning analysis programs. SPEC Kit 360: learning analysis is a report released by 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 based on a survey of its member libraries participating in a learning analysis project or program. The content of the report involves learning analytics initiative participation, library practices, library and institutional data sharing, data protections, privacy policies and practices, procedures and partnerships, and other aspects covered by member libraries participation in learning analysis projects or plan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is report, we can have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the status quo of university libraries participation in learning analysis in North America, which has value of research and reference for the practice of university libraries participation in learning analysis in China.
  
  Keywords:  University Library; Learning Analysis; 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 North America
轉載注明來源://www.llkxvd.tw/4/view-15119409.htm

服務推薦

?